《诡舍》转载请注明来源:快书阁kuaishuge.com

好不容易捱到了第二日天明。

早晨八点钟的时候,宁秋水和丘望盛推开门,来到了208号房门口。

听到外面有动静,209的房门也被推开了,沈强这个美式青年似乎也被昨晚的事情弄得有些失眠,脸上的黑眼圈比较重,之前一直戴在兜帽外面的耳机也取了下来。

“就是说,昨晚的那个声音,你们也听到了么?”

他双手打着手势,对着宁秋水二人说道。

宁秋水摸了一根烟放在了嘴角夹住,但没有立刻点燃。

他试着推了推门。

“没用的,这扇门我们昨天已经试过了,被从里面上了锁,根本打不……”

一旁的沈强对宁秋水解释,但话还没有完全说完,表情便直接僵硬在了脸上。

砰!

宁秋水一脚踹出,看上去瘦削的身体里却迸发出恐怖的力量,居然直接将门踢开了!

陈旧的锁,掉落在了水泥地面,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混合尘土味道,一同飘散了出来。

看着208里面的境况,四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宁秋水稍微好一些,他走进了房间内,查看着地面上的尸体。

于果的尸体就摆在那里,呈现出了恐怖的形状。

——她的四肢被彻底扭断,像是一只破破烂烂的木偶,下巴被活生生地撕了下来,混合着唾液与鲜血的舌头耷拉在外,一双眼睛也彻底被鲜血糊死。

血迹,从房间的中心,一直流到了门口。

宁秋水踢门的声音太大,将其他房间的诡客也吸引了过来,看见于果的尸体之后,众人的面色都不约而同的变得苍白了许多。

“为,为什么会这样?”

有人颤声发问。

“我们只是住在房间里,也触发了死亡规则么?”

“也许,和昨天房间里发现的那个图钉有关……”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丘望盛侧目数了一下人数,微微皱眉。

“为什么只有九个人?”

他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还有谁没来吗?”

“你们看看自己的同伴,都在么?”

人群中,一个戴着眼镜的高瘦男人缓缓举手。

“我,我的同伴没来……”

“他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我今早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

丘望盛揉了揉头发,想到了什么,对着男人问道:

“他昨天被图钉扎伤了么?”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观察了一下周围人的表情,然后说道:

“是的。”

“他躺在床上的时候,被图钉扎伤了屁股。”

人群中,一个同样戴着眼镜的眼镜妹说道:

“事情已经很明确了,被图钉扎伤就是触发晚上厉鬼杀人的规则之一……大家今天最好再仔细检查一下房间,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宁秋水退出了房间,对着周围的人问道:

“抱歉,请问有人知道她住在哪个房间里的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夜来风雨声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