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霖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从凌峻到蓝洮,他们都是凶手。他们能获得现在的成就和地位,都是踩着很多人的尸体爬上去的。只要有人反对他们,发现了他们为非作歹的证据,就都会被他们除掉,毫不留情。”程珺娅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很冷。

季安旸之前查过程珺娅的详细资料,在她三代的直系亲属里,没有人因为刑事案件身亡或者受到严重的伤害,连意外都几乎没有出现过。她从小到大住过的地方,和她上学过程中的学校都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唯一存在问题的就是程峙的死,程珺娅控制米沙羽杀的这些人,难道和程峙的事情有关?

他思索了一下她的话:“你是在为谁报仇?”

程珺娅听到这句话,忽然嗤笑了一声:“如果只是报仇,我有一百种方式可以让他们死。”

季安旸也很清楚,如果只是想杀人,没有必要控制一个人去做,因为这样既不能让自己逃脱半点罪责,也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她没必要这么做。现在的这个结果,完全就是仪式大于目标的表现。

“精神控制一个人,让他去杀人。”季安旸脑海中有一道光闪过,他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但还不能确定:“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季队长难道不觉得这样的案子很熟悉吗?”程珺娅的目光在审讯室的灯光下忽明忽暗,仿佛一段电影画面的闪回,在他眼前将某个画面一遍一遍的重放。

季思源一直在查的那些案子,全都是精神状况异常者行凶,米沙羽在被精神控制之后现在也成了精神病人,那些旧案中的凶手,会不会也是被精神控制了之后,才做出那些杀人的举动的?

“是不是想起来了?”程珺娅的上身向前探了探,认真的看着季安旸的脸:“我一直在提醒你们,你们是不是也早就怀疑到这里了?”

季安旸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一直都在一个圈套里面,一直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但在那一瞬间他又忽然庆幸,自己所想的方向其实没错。而且有一些真相好像马上就要被揭开了,他在那一刻控制住自己心头一切不满的情绪,他也探身向前,紧紧的盯着程珺娅的眼睛:“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想提醒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你们不是已经查到了吗?”程珺娅目光丝毫不躲,就那么直直的迎了上去:“关于我的父亲程峙。”

“他是自杀。”

“他不是!”这一次程珺娅没有等季安旸说完就打断了他:“他是被逼的。”

“他是被谁逼死的?”季安旸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触到那些案子的核心了。

“我不知道!”程珺娅咬牙切齿的回瞪过去:“这就是我提醒你们的目的。”

“那你杀的那些人又是什么?”季安旸感觉到程珺娅说的事情,正在和他之前的推断一点一点的重合起来。

“他们是凶手,或者说是帮凶。”程珺娅的目光又阴冷几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买家。”

“买家?”

“我父亲是一名十分擅长催眠的心理医生,他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胁迫用催眠的方式控制一些人,让他们去做一些事情。”程珺娅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他是被什么人胁迫的?”季安旸眉头紧锁,程珺娅的话和他之前的猜想不谋而合,但却是那些他不希望是事实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就是我用这种方法提醒你们,想让你们查的事情。”程珺娅瞥见姜珆犹疑的神情,嗤笑道:“我要是知道谁是幕后主使,恐怕早就被幕后主使杀了,哪里还有机会提醒你们去查这件事呢?”

季安旸按住了还想说什么的姜珆,依然冷静的问:“幕后主使胁迫你父亲让他去控制的都是什么人?又让他们去做了什么?”

“这些事情,季队长应该也早就猜到了吧?”程珺娅冷冷的笑了笑:“具体的人名单,那些人做了什么案子,我不清楚。但大概的案件形式都是这样的,季队长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姜珆听到这里,诧异的看向了季安旸。程珺娅的这句话,她怎么好像听不懂了?

季安旸没有理会姜珆疑问的目光,而是问:“十多年前的那些案子都已经顺利结案了,没有任何问题,早就存放于档案库的深处了,你怎么确定我能知道你说的都是什么案子?”

“你一直在调查那些案子。”程珺娅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难解的笑意,让人只觉得背后发凉:“准确的说是你父亲在调查的那些他经手过的陈年旧案,你们一直觉得那些案子有问题,但什么问题都没有查出来不是吗?”

她停顿了一下,才看着季安旸说:“你以为我选在这个时候完成这件事是巧合吗?”

季安旸眸色沉了沉,他并不否认他和季思源查了那么多年的案子没有获得太大进展,确实是他们有失职的地方。他们也确实把那些十多年前的案子想得太简单了,而且明知道程峙的死有问题也一直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也根本没有想到那些案子会在这么多年后产生这样的结果。如果事情真的如程珺娅所说的那样,这一次死的那四个人确实是死有余辜,但这件事现在却不能这样评判。

“你现在来自首,是认为目的已经达到了吗?”

“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我知道的凶手我也已经解决掉了,至于藏在最深处的那个幕后凶手,就只能靠你们了。”程珺娅探身向前认真的看着季安旸,一字一句的说:“我希望你们能让我看到那个人服罪的那一天。”她说完低低的笑了起来,明明声音很轻,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姜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还在把她已经听不懂的供词一字不落的记录下来。她把审讯记录交给季安旸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犹豫了很久,她也还是什么都没问。心中的疑惑太多,她连问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问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