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长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光阴如箭,一弯弦月重新挂上天幕,亮晶晶,好似一把漂亮的小弓。

又到了难熬的夜间。

吃过饭的两个人,玉京还舍不得离开新竹枕,自躺着。

和尚收拾刷洗完,归置好极少的器物,站起。

火光将本就长身玉立的身影,拉得更加颀长。

玉京见状,一翻身自竹枕上坐起,问:“大师,你要走?”

和尚淡淡道:“贫僧将这剩余竹片,放回惯宿的山洞去,以免弄得你这也满室狼藉。”

他果然弯腰,将归拢束在一起的竹片,拿在手中。

玉京忙问:“你还回来吗?”

和尚沉默片刻,才说:“我明早再来看你。”

这下,不用说明,两人都知道昨夜卧在干草上,谁都没睡。

玉京张嘴,想要说句什么,却又张口结舌。

和尚只是嘱咐:“天色已晚,你不要出山洞,等会贫僧出去,给你搬块石头挡着洞口,明天一早,再来给你搬开。”

玉京想起昨天和尚的问话,十分敏锐,马上问:“大师,发现了歹人?”

和尚点点头,又摇摇头,想了想才道:“只是看见痕迹,来人身上有功夫,而且一直藏在暗处,恐怕居心叵测。”

玉京欲言又止,和尚安抚她道:“贫僧也懂得一些奇门遁甲之术,定将洞口掩饰得让人找不到,公主无须忧心。”

眼看和尚转身就要走。

她咬着唇,下定决心:“阿京昨夜蛇毒又发作了,这毒来得古怪,似是白天还好,夜里就厉害了。我……我……”

虽然,彼此心照不宣,昨天夜里发生了啥,和尚却也想不到,玉京这样心直,竟直接说了出来。

他的双眉微皱,正要说话。

玉京又道:“阿京一个儿,被石头关在山洞中,就怕半夜抓得自己溃烂而死也没人知道。”

她的声音更低,如同幽幽叹息:“只求大师不嫌尸首无状,明早为阿京收了尸,烧成灰,将我带回给我阿爹阿……”

她还没说完,和尚马上接口道:“好了,好了,我明日白天再回自己山洞”。

真真是个魔星,他明知道她在危言耸听。

却一想到她话里描述的情形,心头就发紧。

他就遂了她心意,留了下来。

守着她,及时缓解救治,他也比较放心。

看和尚目光淡淡看她,玉京赶紧道:“阿京发誓,绝对不再像昨夜……”

她话还没说完,和尚一声干咳,道:“好了。不早了,各自安寝吧。”

这妖精,怎么什么都敢说!

歇了火,暗色洒满山洞。

和尚也重新躺回刚铺平干草的西侧。

他昨夜几乎没合眼,本应该困倦非常。

却又生怕听见点什么动静,合着眼神志依然清明。

好在,只有东侧微微的呼吸声,渐渐平缓。

洞顶的滴水声,分外明晰。

和尚轻舒一口气,鸦羽轻覆眼帘,坠入沉沉梦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