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浮只觉得绝了。

这年头,姓燕的都想直接掀翻燕家。

“这对我而言是好事,但是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么做,无异于将跟了燕家几百年的附属家族甩掉,燕家会垮台,只剩下一个空壳。”

如果真这么干的话,那么燕家从今以后只剩下了三个人。

就相当于只剩下了头颅,身体全部被她斩杀殆尽。

“其实这是最好的结局。”他并不觉得可惜,“刚才就说了,我们走得太高,早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了,再这么往上走,无异于走向了毁灭,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将我们彻底斩落。”

谭浮定了定,她大概是知道燕温为什么来找她了。

如果说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局面,有点脑子的人早就想办法停手了,毕竟她跟燕温两者的差距太大,早就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在即将分裂的这种情况下,燕家还对着那个位置往前冲,这已经很不正常了。

他们透露出感觉,就如同联邦成什么模样都不要紧,只要总指挥的位置姓燕就可以了,病态又偏执,令人背后一凉。

“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武力镇压全部,就这么对他们动手,不需要留情。”

兜兜转转,居然还是成为了转变成了以实力镇压这种霸权的方式。

不过,她喜欢,“提醒我了,乱世需要霸权,所以反对者的声音,可以是看不见的。”

燕温没有说话。

谭浮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不过你也够狠,作为继承人,居然想将整个家族都给灭了,还跟我在这里密谋,都已经四百年了,附属家族的血早就跟燕家的融在一起了,一荣俱荣。”

此举无疑是背叛了整个家族,将所有的血亲抛之脑后,全然不顾他们的意愿。

这在外人看来,是无比凉薄的。

但是吧,谭浮却觉得他做得对。

“那是燕的燕家,不是燕温的燕家。”燕温吐出一口气,“什么时候将所有带着不正常执念的家伙除掉,什么时候燕家才正常,相比于一个燕家,一个联邦才是最重要的。”

没错。

一个联邦,是燕温最后底线。

其实外人说得没有错,他是燕家的继承人,也是最正统的继承人,他会以大局为重,只不过这一次的大局,在谭浮那边。

所以他会选择谭浮。

联邦不能分裂,一旦分裂,燕家先祖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人类内部开始出现裂缝,隐患就会很大。

如果影响联邦团结潜在隐患,那么就解决它。

这是个乱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需要更强的人去保护它。

所以,他目光灼灼,一字一顿的说道,“谭浮,杀了我。”

谭浮的长枪出现,“如你所愿。”

两人此刻默契的达成了一致。

漫天的寒气遍布了黑夜,那透出的寒气,将这一片变成了迷雾。

在屋里整理书架的月源看过去,“出乎意料的发展,还以为燕家从壳子里就歪完了,没想到还有一个能扛起事的。”

白团团捧着它的狗血小说,看得津津有味,闻言看了过去,“燕家风光了几百年,但盛极必衰,繁华到了极点,也腐烂带了极点,再这么下去,成为历史是必然的,燕温倒是利落,直觉选择了剔除。”

当毒跟药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喝还是不喝?

燕温选择丢了。

等谭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书房已经恢复如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书阁【kuai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废材又怎么样?照样吊打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