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送外卖时误入无限游戏这件事》转载请注明来源:快书阁kuaishuge.com

月光安静地照着红花屋的庭院里,沿着如同波浪般的房檐倒卷下来,垂帘一样点缀着回廊。

“月儿啊,请将我的思念带给我最爱的人,让他能够永远记住我!月儿啊,请将我的爱意带到美丽的花园中,让我的爱人在看到这些花儿的时候能够想起我!”

动人的歌声响起,林泮音同时听到了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她抬起头来向着自己的上方望去,原本昏暗的四周在这一刻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

当自己的四周变亮起来的时候,林泮音才看清了自己眼下所在的红花屋是何模样。这座红花屋是一座五层楼高的楼阁,楼阁的每一层都有着众多的房间,在这些房间外都挂着不同的鲜花。

刚刚还在叫林泮音名字的妇女此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林泮音愣愣地看着四周,她却一点也不奇怪,对林泮音说道:“阿泮,你都已经来到红花屋三天了,还是对这里的夜幕没有习惯啊!”

女人的话语引起了林泮音的注意,林泮音并没有开口主动接话,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女人,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妇女看着她这么模样,一脸颇为无奈的样子说道:“虽然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了,但你一定要记住,如果想要在吉源花苑中好好的活下来,老老实实的待在红花屋便是你最好的选择。夜幕已经开始了,我们也该工作了。”

妇女在说完这句话后便带着林泮音匆匆前往红花屋中最大的一间房间中,住在那里的永远都是红花屋的花魁。

红花屋的花魁叫什么名字?只要是在吉源花苑的人,没有人会不知道红花屋的花魁叫什么,因为无论是谁只要一说到红花屋,定然都会想到这位花魁的名字——蝴蝶。

林泮音在见到蝴蝶的时候,首先见到的就是一只纤秀而美丽的手,在这只手的指甲上还好像染着鲜艳的风仙花汁。

鲜红的指尖,翠绿的耳环。在对方转过身来与林泮音对视上的那一刻,美丽的凤眼已经弯了起来。

“这就是之后会待在我身边的阿泮吗?”蝴蝶的声音在传入林泮音耳中的那一刻,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数不出的酥麻感。

多么好听的声音啊!

这美妙的声音倒是与林泮音刚刚所听到的歌声有几分相似,林泮音忍不住抬起眼来看向了她,蝴蝶在与她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嘴角仍旧挂着笑,而后她站起身来,一身华美的衣裙随着她的动作落在了地上,如同层层花瓣儿的长裙一圈圈如同涟漪一般环绕在她的脚下,而她却如同一只灵动的蝴蝶般飞舞着翅膀,在林泮音惊讶地注视下来到了她的面前。

“阿泮,帮我插一下发簪吧!”蝴蝶这样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中的发簪放到了林泮音的手中。

原本负责为林泮音引路的女子,在见到林泮音被蝴蝶牵着在属于花魁的屋子中坐下后,默默地退了下去。

在她离开的那一刻,她为花魁和林泮音关好了门,这位妇人过去做过很多次相同的事情,无论是哪一次,无论是任何人,在被她带到蝴蝶的面前之后,对方的眼中都会只有蝴蝶,不会再注意到她的存在。

正是因为不觉得会有人注意到自己,所以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在她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林泮音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林泮音被蝴蝶牵着走到了一张椅子面前,蝴蝶在这张椅子上做好,在她们的面前有着一面一人高的镜子,在这张镜子中林泮音清楚的看到了蝴蝶倒映在其中的模样,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与现实中的她所不同的是,此时的林泮音看上去十分地不起眼,虽然人的容貌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泮音觉得自己的长相看上去似乎没有过去那般明媚和张扬了,而且在她的脸颊上还出现了一些原本没有的雀斑。

她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对于自己的新外表她显然觉得十分的新奇,她的这些小动作都落在蝴蝶的眼中,对方见状抬起手来掩着嘴轻轻笑了笑,道:“阿泮的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镜子吗?”

面对自己第一次见到的人,蝴蝶一直都用着十分温柔的声音在交谈着,林泮音闻言低下头来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蝴蝶。眼下她只是红花屋中一个地位低下的侍女,能够得到花魁如此对待应该十分感恩才是,但无奈这幅壳子的内在却是一名21世纪打工仔,所以此时的林泮音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来拿起蝴蝶刚刚递到自己手中的发簪。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姑姑说夜幕就要开始了,让我一定要给花魁你打扮的好看些。”

在来花魁房间的路上,林泮音通过系统的相关介绍和提示已经知道了自己眼下是个很模样的角色,以及自己在吉源花苑中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如今的林泮音所在的红花屋是吉源花苑众多花屋之一,在吉源花苑中一共有两间最大的花屋,红花屋便是其中之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林以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