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姑父总是在那埋头接业务,不停电焊这个那个,喊他一声时,他也会点头微笑,就是对什么都不太上心,老实巴交得只会埋头干活。

所以屋里发生什么,对他而言似乎都没什么大关系,不善言辞,不善交际。

每日简单的路线规划,社交范围就这个村。

简单的头脑计算,便是完成多少活,能交给自己老婆多少钱,其余家里的一切都是叶家姑姑在操心。

正如叶声笙所说,腿上确实是擦破点皮的伤口,但恰巧是在膝盖的位置,弯曲时,难免有些微疼的难受。

叶家二老在方桌那头等着二人一同午饭,便没去插手,只是偶尔夫妻之间眼神交汇,心知肚明。

饭菜热了热,叶姑姑悄然端上桌,在那头轻声夸赞:“上药挺细致昂?”

叶父笑:“人家小顾本来就是医生。”

昨天还提起让叶声笙找自己的幸福,今天就出现在眼前了,叶姑姑眼睛笑得弯弯直叫好:“医生啊……医生好呀!”

叶声笙忽然觉得脚底心痒,不知为什么,看顾倾淮穿着那一身叶父的白色老头衫和长裤……怪怪的。

抬眼那瞬间,两人四目相接。

虽然之前戴着墨镜给他擦身,叶声笙也知道他的身材有多好,可光天化日的……这么近距离上药,总觉得他跟没穿似地。

麦色的肌肤上,顾倾淮肌肉的纹理一目了然,叶声笙眨了眨眼避开了视线。

不是她自己瞎想,是他的言行举止真的让她不得不多想。

紧攥着自己的手心,有些紧张过度,希望自己的指甲能掐疼掌心提醒她自己,只不过是上个药而已……

“你不再穿件衣服吗?”她小声嘀咕。

显然,顾倾淮听到了。

唇角压了压,顾倾淮继续上完药。

将医药箱合上,又欲言又止,她是不知背着人下山有多累?

更何况……

顾倾淮挺直了腰身,见她此时的脸上干净了,发丝也已被吹干,随意挽起在脑后。上药时,他时不时能闻到她发丝上飘来的栀子花香味的洗发水。

换了一身有些许禅意的白色改良长袍汉服,像一个不染尘埃、坠落人间的仙子。

叶声笙眼神略带探视的望着他,双颊略红,嘴唇看起来有些干。

起身,顾倾淮鲜有的打趣说道:“负重怎么也有一百多斤,我刚背着一只泡过水的泥猴下山,确实热。”

言下之意,叶声笙蹙了秀眉。

说她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