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之这次准备去高加索地区转一圈,她问了蒋恕要不要一起,被一口回绝。

蒋恕是不爱出去玩的,又累又麻烦,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要看风景的话,看看网上照片不就得了,非得遭那冤枉罪。

为此两人不知道辩论了多少个回合,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就彼此留对方一条生路。

聂之计划走的这天,蒋承正好也要去法国出差,母子俩就一起去了机场。

蒋家的司机开车,陪同出差的高玉宇坐在副驾驶。

“小高是吧,你好。”聂之跟他打招呼,让人受宠若惊。

上了车,聂之问:“一直听你爸说辛秘书辛秘书,这次怎么没让辛秘书跟去出差,我还说见见人呢。”

“本来定好是她的,但总部这边临时有事,就让她留下了。”蒋承回答说。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总部这边有事,而是辛莞然临时知道蒋承妈妈要一起去,就换掉了。

并不是必须需要她的情况,换成高玉宇也完全没有问题。

聂之觉得有点可惜:“真让人好奇啊。”

蒋承觉得她的眼神有点奇怪,让他很难不联想到上次,她质问自己是不是恋爱了的事情。

她该不会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了吧。

蒋承有些心虚地偏头去看窗外。

本来聂之还不觉得有什么,他这个反应实在是很可疑。

聂之说:“你老妈我好歹也是被叫做天才演员的,你怎么一点没遗传到我?”

“啊?什么意思?”

“没劲。”聂之白他一眼。

高玉宇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频频通过后视镜往后面看,不得不说聂之太打眼太吸睛了。

聂之换了话题:“你那个花园搞得怎么样了,都还活着吗?”

“说什么呢,都活蹦乱跳的。”

“奇了怪了。”聂之看他,“植物还长腿了。”

“反正好得很。”蒋承拿手机来给她看照片。

聂之先没凑过来,而是说了句:“别一不小心让我看到女朋友照片啊。”

“你不是就想看吗?”蒋承没躲,拿着给她看花园的照片,翻了几张,中间除了夹着些项目实地或者文件的照片外,什么别的照片也没有。

聂之觉得没意思。

“上次问了你之后你就处理掉了吧,还防起我来了。”聂之叹了口气,“不过你确实养得挺好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