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传来巨响,铁棒擦着刘贵枝的头顶划过,将她身后大殿的窗户捅了个稀烂,木头像纸做的一般,断得干脆。不难想象,如果那如果是刘贵枝的脑袋的话,她的下场会有多惨烈。

从方才到现在已有两个回合,钟匠始终一言不发,但从他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八成是听到那些话了,而这也恰恰证明,刘贵枝说中了。

手里没有武器,刘贵枝根本挡不下钟匠的棍子,好在对方瞄准的是她,左右一套连招全朝着自己而来,瞎子站在一旁,始终很安全,这却令她十分疑惑——明明那如山铁证罗汉鞋正被瞎子揣在怀里,对方何故坚持对着她攻击?

心中疑惑很快被当头而来的铁棒打散。

刘贵枝尝试回想从前的武功,上辈子在练兵场,这样的铁棍,她一下午能夺下十个。可现在,她这具被雷劈过的神不神鬼不鬼的身体,做动作慢得像蜗牛,棍子从东来,她手还在西,棍子从西来,她手还在东。最要命的是,她根本没力气。

她一路闪躲逃到大殿之中,依靠立柱躲藏,钟匠便拎着铁棍将柱子打成了一嘴狗牙,不给刘贵枝一点闪身的机会。

一旁跟着她的马面急得大叫,一巴掌拍醒打瞌睡的牛头,迎着铁棒冲了上去,却眼铮铮看着铁棒和钟匠一道从自己身体里穿了过去,朝着刘贵枝脑袋而去。

刘贵枝见状连忙翻身攀上一旁的大佛,两手紧紧抱住大佛的脖子,整个人都躲在大佛牢固的金身之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狼狈大喊道,“你这样杀了我,见到尸体,衙门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会一直追查下去的!”

佛身之前,钟匠眼中反出金黄色的光,若有似如十分诡异,就这半晌的功夫,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缓了许久,却摇了摇头,语出惊人:“我尽量不杀你就是了。”

刘贵枝一愣,还未来得及理解这话中的意思,就见钟匠从地上站起身,单手立掌,对着大佛一鞠躬,腰还没直起来,随即就抡起了铁棒。

大佛空心,一身脆皮。从被铁棒击中第一下开始,裂痕便顺着佛手的纹路蔓延开来,传到刘贵枝脚下,只用了一须臾的功夫。

刘贵枝脚下一滑,很快便从佛头上摔了下来。

钟匠乘胜追击,语气是在谈判,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减,对着地上的刘贵枝便是狠狠一棒,抡出一阵风,“我有办法让你替我保守秘密!你只要什么都不说出去,就还能活!”

“什么办法?!”刘贵枝翻身而起,又是听得一愣。与此同时,“叮里咣啷”,头顶柱子又裂了个大口子,眼见着这座大殿就要因为失去支撑而倒塌了,她连滚带爬跌下石阶,连忙向着草丛跑去。

“你想!”钟匠毫不客气,瘦削的身影,抡起长棍的同时好像也要被棍子抡出去,可即便那样,也没有一棍失过准头,可见他此刻使出了多大的力气。

“你想!”见刘贵枝转身向院中跑去,他提脚跟上,又喊了一遍,“能让我相信你不会把我的秘密说出去的方法,你自己想!”

刘贵枝崩溃,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敌人,不提条件,全靠对方揣度心思,“我自己怎么想啊!?”

钟匠气力本就不足,说话的同时又要打人,变得更加惜字如金,只道一句:“你的秘密!”

短短四个字,刘贵枝心中却闪过无数想法——“你的秘密”——他这是想让自己说一个秘密?

与此同时,殿中眼见刘贵枝钟匠一前一后从自己眼前跑过的瞎子,几次想要拦住钟匠都没成功,再来不急犹豫,他还是从怀里掏出了那只罗汉鞋,朝着钟匠提棍而去的背影大喊,“鞋给你!”

他脱手,将罗汉鞋扔到了地上,兀自向后退了五步之远。

钟匠停下脚步,侧目看了过来,然而犹豫片刻,他却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一转身,依旧朝着刘贵枝逃跑的方向追去,嘴里也依旧只有那四个字,“你的秘密!”

刘贵枝掩在草丛,看到这一幕震惊不已,头顶牛头清醒后终于飘来,摩拳擦掌已经等不及催促,“姑娘!放我出来!快点火!我来收拾他!”

点火——刘贵枝一只手的确已经按在了腰间的火折子上,只要她此刻吹亮这根火折子,将手里的纸活烧着,牛头马面的手便可碰到钟匠。可……她下意识看向身后正在搬石头准备砸钟匠的瞎子……

看到这一幕,她忽略了牛头的声音,反是对草丛中逐渐靠近自己的钟匠大喊道:“你不能……你就不能跑吗?”

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有些理解方才瞎子的话,抓捕犯人当该是衙门的事儿,她当该将这一切都抛诸脑后,想想自己的生死。钟匠无非是发现杀害能通一事已然暴露,意图杀人灭口,猜到这里,刘贵枝连忙向他提出更优厚的条件:“我向你保证,等你出了城门再向衙门说出真相,出了城门,他们或许就不会抓你了!你跑就是了!”

“你放过我!我现在就让你离开!”她用近乎祈求的语气喊道,接着便头朝地,向前一滚,狠狠摔在地上,扭了脖子。

钟匠一个跨步,跳进草丛,用棍子拨开草,指着刘贵枝的鼻头,眼中虽有动摇闪过,开口却毫无意外。

“你、的、秘、密!”

刘贵枝绝望。钟匠就好像一只听不懂人话的饿狼——瘦得如干柴,饿到只剩拼命活下去的力量,却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刘贵枝的秘密。可他,到底想听什么秘密啊?

她又能有什么秘密可说?

她的秘密说了,大伙儿都活不成。

“我……”她还在犹豫。

然而就在这走神的一刹那,铁棒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头顶,她那本就不结实的脑袋,轻松被锤出了个大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书阁【kuai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财神辞职信》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