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她在妖局隐藏身份搞事!》转载请注明来源:快书阁kuaishuge.com

顾甜甜听得笑了起来,“张妈,要是让我爸听到这话,他铁定会不高兴的。”

“他这人好面子。”

“再说了,这件事我还没查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爸来了也没用。”

张妈见状,就没再说让顾父过来的话,“那小姐要多小心,平时注意点儿周围的人和妖怪。”

顾甜甜答应下来,她很好奇是谁在暗中搞鬼。

“对了小姐,我今天到小区转了一圈,打听到不少的事哩。”张妈说道。

顾甜甜知道张妈是个擅长加入聊天的人,问道,“张妈打听到什么了?”

张妈道,“有些住在这里有些年生的居民说,早些年这里发生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事,当时这里的人以为是妖怪或者是有外星人,还上过新闻的。”

顾甜甜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张妈道,“最神奇的,是曾经这里有一户人家,儿子得了绝症,听说是肺癌晚期,治都治不好了。”

“但他的老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给治好了,可他的老婆变成了一棵树,这棵树还被他们一家给砍了,说是当时那棵树还流血的。”

“没过多久,这一家三口就突然脓疮活活疼**,死的时候连个人样都没有。”

她缓和一下,继续道,“大伙儿都说是那家媳妇在报仇,说她用妖力救了自己丈夫,却被自己丈夫一家这样对待,在死之前诅咒了他们。”

“小姐,有几个人亲眼看到过流血的树,说是当时很浓重的血腥味,可那血又跟咱们人类不太一样。”

“你说,是不是真是妖怪做的啊?”

她在顾家做事几十年了,对妖怪是没任何偏见的。

在她看来,妖怪和人类一样,有好有坏,不是所有妖怪都是坏的。

顾甜甜眯起眼,“不好说,我没看过现场,无法确定是不是妖怪做的。”

“倒是这件事,让我有点儿怀疑。”

张妈没太听懂,“小姐在怀疑什么?”

顾甜甜道,“怀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张妈,在你看来,这一家子有这样大的胆子,在人多的时候砍掉一棵有着妖灵的树吗?”

她是有见过人类忘恩负义害妖怪的,但他们都是偷偷摸摸的对付妖怪,不会大张旗鼓。

张妈恍然,“是啊,更别提闹得这么沸沸扬扬的。”

“还有,那么多像是妖怪做的事,现在想想真是奇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天想富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