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薄西山,外面天光渐暗,屋内墙角摆放的长明烛自动燃起,照亮书本上的复杂文字。

林听被风长赢带出识海,以灵魂之躯坐在桌前,正读着从书架上翻找出的一本闲书。

在她解释清楚系统、攻略、反派以及小说和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后,风长赢便陷入了沉思。

“你觉得我是无生命的书中人吗?”风长赢心中有了猜想,她试探林听。

林听思忖道:“有个概念叫平行世界,我们那多数人认为小说里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我们无法进入那个世界。”

若是以前,林听也将这种说法当作书粉的美好寄托,但现在她正和书中人物面对面交流。

而且这个人物还把带她穿书的攻略系统消灭了,攻略系统强大到将她从二十一世界拉入书中,风长赢则更强大,直接杀掉攻略系统。

如此实力岂会是轻飘飘的纸片人。

风长赢在她面前坐下,素手一抬,书架上自动飞出一本册子落在她手中。

“将你那个世界的所有信息都记在册子里,包括你课上学习的外语。”风长赢看过林听的记忆,对现代用语也略有了解。

林听接过册子,一只毛笔从册子里钻出来,她问道:“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我再写一遍有什么用?”

风长赢不语,漆黑的眸子静静望着她,林听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乖乖握住笔开始写。

小命还在人家手里,她哪有质问人家的资格,听天由命吧。

攻略系统被打死了,她还被困在此处,家是回不去了,两个字命苦。

林听奋笔疾书时,风长赢推门出去。

明月高悬,清冷的辉光为整个魔宫镀上一层如雪寒霜,她踏着月光缓步走在路上。

心头记挂着两件事,一件是东天柱破裂,另一件则是夺舍小贼的来历。

风长赢所在的世界名为浮生界,因灵根缘故分为可修行的修真界,即是仙界和魔界,无灵根的即为人界。

名为地星的世界可以利用各式各样的系统侵入浮生界,这次是林听夺舍了她,下次呢?

会不会是狼子野心之人夺舍母亲试图统治魔界,抑或是林听记忆里的男人侵入此界,将此界也变成地星那样可怕糟糕的地域?

不断掀起战火民不聊生,各式肮脏的化工武器破坏生灵环境,记忆里地星的人族贪婪地侵占了所有生存空间,其它生灵逐一消亡。

最让风长赢无法接受的是女人在男人的统治下仰人鼻息,母女相连的链接被打断,女人一生辗转于三个家庭。

地星的女人没有自己的家。

简直是逆天犯顺!

风长赢说什么也不能让此界变成地星那般,她要林听写下地星有关的所有信息,是为分辨地星和浮生界之人。

眼下她没有彻底杜绝地星人侵入浮生界的办法,只能设法阻止地星人利用夺舍的身份胡作非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