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丘伊面露不服,重重地哼了一声:“以为我怕他?”

暂不提他对钟凝到底是何感觉,他早就对总是在妨碍他的俞佳寅不爽了。若是未来他一时兴起真对钟凝下手了,又有何惧?俞佳寅能奈他何?

身为厂督手下的第一人,梁丘伊可不是轻轻松松才爬上这个位置的。

白嘉言嘴角挂起一抹冷笑,阴郁道:“知道你不怕,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再起冲突,给我安分点,等我把那件事处理好你想怎么做都行。”

听到“那件事”,梁丘伊面容变得正经了些,问道:“还没商谈好吗?”

白嘉言扫了一眼桌上的文卷,眉宇间闪过一丝恼怒。

“呵,那人‘胃口’可大的很!”

自上次跟俞佳寅一同出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些天钟凝没再出门,一直呆在府里赏花品茶、习武练剑,偶尔去俞淮房里看看他书念得如何。

这天钟凝一如既往地在院里沉迷练剑时,秋悦递来消息,说老夫人有请夫人和小少爷一起回将军府一趟。钟凝情不自禁“啊”了一声,这才意识到她自重生以来好像都未曾带孩儿回将军府串门,她娘应该是想他们了。

牵着俞淮的小手,久违地踏入将军府的钟凝突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将军府跟相府不同,前者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威严之气,门口的两座巨大、霸气侧漏的石狮子眼睛瞪若铜铃,嘴张大露出尖锐的牙,威猛健壮的身体坐立在石墩上,连带着府里的空气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而后者比起一见人就锋芒毕露的武将之府,更倾向于文人雅士之间更常态的温水煮青蛙。相府里内外部的装潢都给人一种典雅高贵之感,栽种名贵花树的院里鸟语花香,就连仆从都各个面容端正,几乎能让人忽略武装严密、分布各处的众多带刀侍卫以及可能暗藏于深处武力高强的暗卫。

上辈子钟凝也很久没有回过将军府了。

自战乱开始后她爹和兄长就被皇上派去前线,她娘也被俞佳寅转移到另一个藏身之处。等到战乱彻底平息,将军府早已褪去往日繁华变得断壁残垣,一直等到她死后,将军府也因为工程量太大还没有重新修建起来。

钟凝定定站在门下看了好久,直到被牵着的俞淮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俞淮的小脸上充满困惑:“娘,怎么不走了?”

钟凝垂下眼睫,温柔一笑:“走吧。”

钟老夫人已在会客的中堂里等待良久。

一见到两人出现,她忙把手里的茶碗放下,让丫鬟搀扶她起身。

“乖孙儿,过来让曾祖母抱抱,都长这么大了。”

俞淮乖乖被钟老夫人抱起,甜甜地叫了声,“曾祖母好。”

“好,好。”钟老夫人笑开了花,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钟凝含笑地落座在一旁。

娘模样比前世更年轻了,脸上皱纹少很多,眉间也无战乱时的愁绪。

跟乖孙子玩了会,钟老夫人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女儿在一旁。

钟老夫人道:“怎么许久都未来见娘了?还以为你把娘给忘了。”

钟凝道:“女儿哪敢,只是之前忙忘了。”

钟老夫人一语戳破:“忙?我看你是一直在玩着你那把剑吧!还当娘不知道呢,未出嫁时就跟个泼猴一样跟着你爹和你兄长到处乱窜,习什么武,整天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样子回来,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没想到如今嫁人了,整天还惦记着你那把剑,我看姑爷都没你剑重要吧。”

钟凝含笑不语。

虽然她娘喜欢嘴上埋怨她,但从未勒令她只能待在家里绣花。如果是别人的娘,恐怕绑也要把女儿绑回来,严格按照“名门闺秀”的路线培养。

她娘爱她且尊重她,哪怕见到她习武受伤,也只会心疼地默默帮她上药。若是她娘开口严禁她习武,就连她爹也没办法轻易改变她娘的决定。

钟老夫人见钟凝没反应,不满地轻哼一声。

她捏捏俞淮的脸,继续逗弄。

“来,乖孙儿告诉曾祖母,你每天在做什么呢?”

“读书,习字。”

俞淮乖乖回答。

“有没有跟同窗们交朋友啊?”

俞淮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求助似地看向他娘。

钟老夫人一眼便明了,摸了摸他的头发,对钟凝道:“你还没送他去国子监呢。”

钟凝道:“嗯,之前他年龄没到一直都是请老师回府里教。现在年龄到了,等我回去跟夫君商量一下就把他送去读书。”

钟老夫人点了点头。

俞淮左右看了看,眼睛亮起:“那孩儿可以交朋友吗?”

钟凝笑道:“可以,平日你自己待着也很烦闷吧。”

俞淮唯一认识跟他年龄相似的人可能只有当今皇上江宴林,但是江宴林身为一国之君每天都忙得批奏折,怎么可能有时间跟个小儿一起玩。

俞淮摇摇头:“不烦闷,我可以找娘一起玩。”

钟老夫人和钟凝相视一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书阁【kuai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相门女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