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衣物,封洲说道:“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换好衣服再说吧。”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桌边,背对着她坐下。

确认这人没有打算看向自己,并且门闩也已经插上,谢予安才放下心来。

她的确得尽快起来才行。

这浴桶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过于保温了,她泡了这么久,水竟然一点没凉。

若是在这么泡下去,过不了多久,她就晕过去了。

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她以最快的速度从浴桶中爬了出来,换上了李先生为她准备好的换衣衣物。

也不知道先生从哪里找来的衣服,不仅合身,还挺好看的。

不愧是先生,想得就是周到。

回想到方才的情形,谢予安脸上有些发烫。

没想到此前先生那么温润一个人,竟会为了她对封洲说了那些话。

身后没了动静,封洲猜到那女子已经换好了衣服。

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其他动静,他有些疑惑。

难不成又晕过去了?

连忙回头,却只见她低着头,轻抚衣裙上的褶皱。

脸颊微红,似乎在想什么。

她还能想什么?

封洲一时有些郁闷,多年修出的淡然,总是被这个与那女人长得一模一样之人扰乱。

或许她与洛清悠一样,都是给人带来麻烦的家伙。

“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

他的声音让谢予安回过神来。

看向那把自己害成这样的家伙,她心情骤然降到谷底。

是啊,现在可不是她憧憬李先生的时候,她需要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

这一次,她说什么也要让这个家伙消停下来。

气势汹汹地走到桌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罪魁祸首。

封洲似乎没有看到她眼中的怒火,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坐下说。”

“哦。”谢予安下意识点头回应。

待她坐下之后,才察觉到自己无意识间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了。

说来也奇怪,这人明明看着吊儿郎当的,没有一点修仙之人的模样,却总让人不自觉听从他的指令。

白岳和秦一茹都是这样。

但她谢予安可不是其他人,她一定要让这个人知道她的厉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