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触手可谓是尽心尽力地想要养好自己的猎物。

它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嗯……没有来得及给人类按摩全身。

小触手伸出两条宽大肥厚的触手,这两条是最柔软的,覆盖面积很大,上面有着淡淡的粉色吸盘,软硬适中,可以自由调节力道,绝对能把猎物按摩到最合适食用的状态。其中还布满微小的中空骨刺,扎下去酥酥麻麻,不会有通感,可以随时调整其中的注射液体,麻醉、兴奋、疗愈。

小触手此时就想注射一些可以让人类放松的液体,顺便进行一些身体改造,帮忙正正骨、舒缓紧绷的肌肉,以及处理因为久坐导致肌肉代偿而形成的腰部无力、臀部不翘。

床有点碍事了。

触手们花了点时间才把这一张大床吃掉同化,这样触手就可以自由调节床的形状和温度了,哪怕让床上长出几根触手来把人捆住也毫无问题。

做完这一切,小触手觉得自己可以快乐改造了。

——传讯器响了。

小触手愣住。

太宰治显然是不能起来接的,他已经睡死了,甚至都没有做梦,非常安详地陷入在软乎乎的床铺里。小触手没有给他留下衣服,也没有被子,但足够多的触手会覆盖住他,它们会维持在一个让人体舒适的温度,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晚上十点半了,怎么还会有人来?

正常的总裁这个点不都应该下班了吗?

小触手仍然没有理解到,mafia是一家不太正常的公司,主营业务都是晚上发生的,因此哪怕休息,也该是白天休息才对。但这会儿它也不想把太宰治叫起来了。

权衡半响后,小触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一根触手从桌子上冒出来,接通了传讯器:

“首领,红叶大姐请求会面。”

“允许。”从触手上冒出了太宰治的声音。

小触手做完着一切,又留下了几根触手陪着已经睡着的太宰治。因为它分泌的黏液实在是太多了,容易堵住人类的呼吸道,所以它只能把过滤氧气的触手伸到太宰治口中,防止把人溺死。

几根纤细的触肢拂过太宰治的脸,撩开沾在颊侧的发丝,小触手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坚毅:“以后我一定会让所有人都习惯你不加班的样子,总之,今天的工作就交给我吧。”

地上的绷带自动跳起来,把丢在地上的昂贵西装撑开。

小触手穿了进去。

……

不多时,首领办公室厚重的门便被打开了。

小触手十分紧张地坐在椅子上,伪装成人类模样。它很注意自己的打扮,但短时间内实在是没有办法长出一头逼真的秀发,于是只能把灯关了,尽可能地保持黑暗。

如果灯光再亮些,那么来人就可以看见它头上的发丝其实是一片一片的透明触手。

“首领。”红叶刚说完,便有些摇摇欲坠,“这里是不是……”

小触手这才反应过来还没有把房间里的催眠气体过滤干净,放在桌下的触手、地毯上的触手立刻火力全开,火速过滤空气。

“一些自保手段而已。”小触手回答,它为数不多的脑子正在高速运转,“新增的。”

“原来如此。”

小触手正在减少催眠气体,大力增加降智气体。它不知道该如何装下去,好在它的沉默没有干坏事,大概叫做红叶的女性继续说了下去。

关于她说的事情,小触手没有听懂。

一点都没懂。

小触手的力气都花在过滤气体和释放气体上了,所以小触手只能装沉默,一旦开口,它勉强维持的这副人样就要绷开了。

它就这样艰难地装了十来分钟。

面前的女性终于说完了全部的内容。

小触手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嗯,可以。”

“这样吗?那可真是太好了。”红叶不知为何露出了笑容,她微微欠身,异常优雅柔软,“那妾身就替镜花谢谢首领了。”

小触手放在桌下的大团触手,打了个死结。

它……答应了什么?

但红叶看起来很满意,而太宰治显而易见的也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所以小触手默认这件事它做得没有问题。

正巧桌面的触手汁没人喝过,小触手操控衣服,僵硬地抬起玻璃杯,喝了一口:“还有什么事吗?”

红叶的眼神微妙,凝视着“首领”的胳膊。半响,她再度欠身:“无事,妾身先告退了。”

小触手目送她离开,心满意足地结束了工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