爻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可青衣少年却不闪不避,反而挥剑迎上,霍霍剑光直击黑雾正心。

只听得半悬空一声爆响,黑雾如散烟尘,巨大的冲击力像波浪似的荡漾开来,少年不由自主地连退十余步,直到撞在傅长宵身上,才停了下来。

他顾不得伤势,一把抹下嘴角溢出的血迹涂在剑刃上,再次抬起了长剑。

须臾之间,金光耀耀,剑身又裹上了一层光芒,他的气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败。

少年二话不说,直接搏命!

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忽见轿门前一晃,原是壮汉又回到了原处。

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大人,大人,小的愿意答应您的条件,还望大人成全。”

在他看来,不过是一截头发的小事,何至于为了虚头巴脑的愚孝之见打生打死。

轿内轻笑,“你倒识趣。”

少年刚要喝止,黑暗中忽的拂来一阵阴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壮汉失去了踪影。

其余几人对视一眼,也瞬间有了决断,统统跪倒在轿门前祈求垂怜。

“罢了。”轿子内的声音不徐不疾,“既如此,倒也不好久留尔等。”

少年此刻目眦尽裂,张口骂道:

“你们疯了吗,居然去信鬼话!”

他真是恨不得拿剑劈开这群人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全装的是脓包废草。

傅长宵怕眼前的热闹波及到自己,连忙稳住心神,猫着腰向后退走。

岂料少年剑锋横走,直逼轿子。

随即。

“嘭。”

一声巨响,少年被一道黑光击中,直冲傅长宵而来。

“靠!”傅长宵被撞得脚下一滑,跌在地上痛得脸色发白。

那少年便十分惊讶地扭过头来。

他飞快地扫量了傅长宵一眼。

见其鼻头翕动,脸上的惊讶顿时消失,一抹怒容随之扬起。

他粗暴地拽住傅长宵的手腕,拉起他呵斥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嫌命太长,连鬼域都敢乱闯!”

傅长宵真是冤得白脸转绿!

他张着嘴又闭上,闭上又张开,反复几次后,终化为一声长叹。

“唉……”

他无奈地摇摇头。

有心解释吧,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正当他纠结时,那边的轿子又开始作妖。

他赶紧指着前方,示意少年回头去看。

只见那骄子,沿着轮廓放出一圈绿光。

顷刻间。

原本排着队的行人,突然面露狰狞,扭动着僵硬的肢体朝着少年围了过来。

他们前仆后继地往前冲。

少年当即从怀里掏出一把纸钱,往天上一抛,然后护着傅长宵一步一步往后退。

倒不是他不想跑,是还有几人被困在轿子处,还得想法子去救。

可当少年转动视线,意图寻人时。

被人群挡住的轿子那儿,却传来一阵欢天喜地的大笑。

那几人居然不知死活的与那轿中的声音做成了交易。

“完了完了……”

少年脸色骤变,咬牙又摸出一沓黄符往外撒了出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