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甲第一她不做人[异种]》转载请注明来源:快书阁kuaishuge.com

再睁眼时,已是劫后余生。

褚黎回到地面,脚踩着松软沙面的那一刻,竟有一种经历过生死洗礼的恍惚感。

她打量起四周,安全屋已经成了中空层破碎的残件,飞船倒是还好端端的,这俩虽然几乎挨着,但飞船刚好不在黑洞的范围,所以没有被卷落。

出了一趟门,修复飞船的材料没了,差点连小命也丢掉,但褚黎没有想象中的沮丧,她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难,啊呸呸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己总会找到新的出路的。

几乎是踏进飞船的第一秒,伊尼斯的电子音便响了起来。

“你身上的摄像头碎了,我看不到你的情况。”

“你究竟被沙尘暴带去了什么地方?”

“你可以带上那些人的终端,坏掉就换一个,这样我可以随时知道你的情况。”

褚黎沿着通道路走向控制室,伊尼斯絮絮叨叨的声音吵得她有些头疼:“你是什么偷窥狂成精吗?”

“不,我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工智能。既然我被激活了,就要履行我的职责。”

“我掉进了一个大坑里,那里没有任何可以让你操控的电子仪器,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坟墓。如果再来一遍,你还是一样没用。这回要不是我机智,早死八百回了。”

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工智能,褚黎可没有对米兰达那样的好脾气。虽然对方的确在几天前救了她,但由于她无法确认这玩意儿的立场到底是好是坏,她由始至终都带着防备与警惕。

褚黎当然明白自己这样浑身带刺不太好,伊尼斯可以控制飞船上的一切,如果他俩谈不拢而伊尼斯反水,她肯定要遭殃。但她就是控制不住想发疯,整个鬼沙漠仿佛就剩她一个人了,那种要崩不崩的情绪实在是难以抑制。

她必须做点什么转移下注意力。

这么想着的时候,伊尼斯还在努力争取她的谅解:“其实我不是不能控制其它东西,只是有苦衷。”

“说来听听,说得我满意的话可以原谅你。”

“你应该知道星网吧?我跟星网的设计有些相似,不过我是未被公开的技术,所以被激活后需要在特定的情况下隐藏自己,避免被星网追踪。”

“有点意思。”褚黎感兴趣地问道,“比如哪些情况?”

“任何具备联网功能的电子产品,只要联通了电源,我都可以控制,但我只会在断网情况下去入侵,联网状态下我会禁入。一些独立防控系统我也可以入侵,但如果顶层设计写入了星联的战时联通协议,我也会默认禁入。因为一般这些独立系统星网会留下一个后门,偶尔溜达去看看,我还无法做到侵入后不留一丝痕迹。”

“说了半天你还是很废啊。”

“你没理解透我的意思,我不是让你带着那些人的终端吗,这些终端你可以关掉联网功能,他们现在还是开着的,只是因为这片沙漠的特殊电场,信号被屏蔽掉了,所以等同于断网状态。因此你才可以激活我。之前你身上的电子记录仪我可以看到你面对的情况,但无法和你沟通,你带上终端,我就可以知道你遇到的一切,给予你帮助。”

“还是不行,下面是个......”

褚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形容那诡异的中空层,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说:“除了我自己,大部分东西进入那个空间就会碎掉。里面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电子仪器,你控制不了。”

“那不如我们换个思路?”

“什么思路?”

“比如,这样——”

伊尼斯的话音落下,褚黎的瞳孔中再次亮起那道神秘的数字程序。

睫毛轻振,空气中仿佛荡开了一层半透明的波纹。周遭的事物还是原模原样,不同的是,每件事物之上都标注了许多文字、数据。

科幻的一幕在褚黎眼前徐徐展开。

她每看向一样新的物品,上面就会立马滚动着详细的物品信息,重量、尺寸、材质、用途,无一不详细。

褚黎像某个刚进入全息游戏的玩家,忍不住一个个查看了起来。

随着她关注度的不同,更确切的说是眼神停留时间,瞳孔注视的力度等等综合因素的不同,这些信息还会发生变化。

譬如会告知她某个盒子的正确打开方式、看向爆裂的真空储物缸会点出来当时发生了什么水平的砸击,甚至连更省力的破坏建议都写的清清楚楚。

褚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似乎得到了一个外挂!

“我在你身体里的机体可以转化生物电,保持正常运行。”

“嘶,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别的机体?”

伊尼斯没有否认:“是的。我的机体被分成了两部分,位于你瞳孔里的是我的分离式端口。分离式端口很小,小到探测机器人在你血管里游一遍都不会检测到,本体则在任何人都不会发现的地方。”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提?”

“因为转化生物电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没有充足能量的情况下,我会不定时进入休眠。并且这么做也会非常消耗你的体能,在生存条件苛刻的情况下,我不主张你贸然使用。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些困了?”

“好像是有点儿......”

褚黎揉了揉眼睛,感到一阵忽如其来的困意,额角眉心都微微发胀。不过她还是强打精神,利用眼前看到的信息,在飞船里转了两圈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她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飞船上可以用来遮挡门的部分统统拆下来,有了充能剪子这道工序并不算很困难。

至于怎么把它们安装上去,伊尼斯也有很专业的建议,通过一些神奇的加热转换,某些看上去很废的材质居然能够变成粘性极强的粘合剂,虽然这种简陋的遮掩防不了异兽,但是花了几天时间一点点把空洞补好以后褚黎还是感到安心了不少。

几天的时间过去,物资肉眼可见地减少。

她在宽敞的控制室里吃着没滋没味的营养剂,喝着有微弱怪味的热水,耳边还有伊尼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搜罗的网络段子,忽然感觉虽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但好像还能坚持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Ajuuu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