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谢伏雁驻停在一座宫殿面前。

宫殿半身隐在迷雾中,连牌匾上的字都模糊不清,却也可见其状撼人,高不见顶,像支撑天地的山柱。

地图显示,阵眼就在宫殿正中,谢伏雁心一横,用剑试探大门。

上碰下碰,没有动静,没有机关。

他一脚踹开虚掩的大门,入了玄关。

妖族审美,在人眼中,可谓是不堪入目,更直观得说,他们没有审美这一概念。

妖界常年妖火遍野,没什么秀山丽水,建的宫殿主分两种,一类是奇形怪状务实派,好看谁在乎,能用就行;一类是花里胡哨审美超脱派,妖界风景稀碎,但盛在地矿遍地,地底下埋着各种金银珠宝,制作法器的上品原料,不少人趋之若鹜,妖们对钱财不感兴趣,见金银好看,也会一股脑拿来装饰宫殿。

很显然,这座宫殿属于后者:通往殿室深处的甬道阴暗狭窄,和墓道没什么区别,间隔数十步才有一星半点火光亮起,那火光红中带绿,内焰中一颗眼球滚动,诡异如鬼火。然鬼火亮处,两道壁上,头悬顶处,如星星点点反射光不止,那是镶在墙上的紫金、玛瑙、碧玉、璇珠以及难辨清种类的灵矿,眼花缭乱间,与火光互相勾勒身形。

一枚金玉约莫两枚硬币大小,而在这里,一面墙上,半面皆金玉,冥色难掩其流光。

可恶,要不是这是幻境,他高低得扣两面墙回去!

阵眼就在甬道尽头处,谢伏雁扶了扶晏云疏,以防他从肩上滑落。

就在这时,鬼火齐齐扑闪一瞬,只听脚下传来踩水声,谢伏雁定睛一看,是血。

从远处蜿蜒而来,血迹延绵不绝,直通向殿室,殿室正中,一个男人躺倒在地,浑身是伤,他身边站这个人,昏暗视线下,谢伏雁辨不清来者何人,是男是女。

待那人转过身,谢伏雁心头猛的一震。

那个人,没有脸!

与其说是没脸,不如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一团人形黑影,黑影手里握着长剑,胸口泛着蓝光,那就是阵眼。

黑影动身,缓缓朝谢伏雁走来。

每一步,都散发着杀意。

谢伏雁紧紧抱着晏云疏,心脏跳动到极点,举剑对峙。

黑影停了下来,“他”说话了。

“把缘云疏,交出来。”

缘云疏?

下一刻,黑影消失,一瞬间,已至谢伏雁眼前。

两剑相撞,白光刺眼,火花四溅,阵眼微光湮没于中,黑影内力之雄厚,压得佩剑吱呀作响,几近弯折,谢伏雁被逼得连连后退,险些撞在墙上。

这到底什么情况!这踏马什么东西!

黑影纠缠不休,速度与谢伏雁相比不分伯仲,且步行诡异,出招阴险狠毒,下手还重,步步要致人于死地,而谢伏雁被禁锢灵脉,武器是自带弟子所用基础剑,每击打一次,剑身便羸弱不堪,哀叫连连,肩上扛着个小孩,他还须护晏云疏周全,寸步间处处受阻,况且殿室内光线昏暗,谢伏雁只能靠阵眼蓝光抓住黑影方位,却找不到钳制阵眼的机会,其应付程度之难,十个灰府也比不上!

而且,这黑影说,交出缘云疏?这么说来,黑影也是晏云疏过去的记忆,那被黑影攻击,倒在血泊里那男人是谁,书里没有这段剧情啊!

谢伏雁一眼望去,借着昏暗臃肿微光,他瞥见男人沾血衣服上,好像绣着蝴蝶样式。

不等他看仔细,身侧黑气携卷剑光劈斩而来,几乎与晏云疏擦身而过,谢伏雁旋身抵挡,黑影再次劈斩,手中剑终于受不住冲击,断裂成两半。

吾命休矣!

谢伏雁心中哀嚎不已。

此时此刻,黑影竟停止攻击,做了个堪称悠闲的动作,再度对谢伏雁举剑道:“缘云疏,交出来。”

这个黑影目的是晏云疏,可是,为什么?如果谢伏雁没有猜错,躺在血泊里的男人,正是灵赋真君缘攒。

可当时缘攒死因是为救其妻被卷入妖界大乱而死,八镜大妖对晏云疏没兴趣,黑影究竟何方神圣,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和小说里剧情差得不是一星半点,魔改也不带这样啊,系统速滚出来解释!

黑影执着晏云疏,谢伏雁内心闪过一丝犹豫,把晏云疏交出去,也不是不行,且不说他们一路下来未曾受过实质性伤害,晏云疏作为反派boss,贯穿这个世界始终,其身份之重不言而喻,就算深陷剧情之外的险境,一定会来点什么剧情杀阻止……

谢伏雁扔下断剑,双手平抱着晏云疏,一步步接近黑影。

虽然琢磨不了黑影在想什么,但谢伏雁总觉得,这东西的表情一定得意不已。

晏云疏紧闭着眼,神色并不放松,眉间皱成一团,就算被打晕,仿佛也能预知到危险来临。

小孩,谢伏雁想,小孩一点心事也藏不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书阁【kuaish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在系统BUG里艰难求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