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流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书卿和四个丫鬟在堂屋里坐着,生恐扰了贾政安歇,都不敢说笑,满屋内静悄悄的。清歌看着众人,心下疑惑:“上年老爷着了些风寒,着实不好了几天,太太不过每日瞧看一回,并不曾打发姨奶奶们过来伏侍。这会子原非大症候,巴巴的打发她们过来做什么?赵姨奶奶说的必是真的。不知哪个烂了嘴的混账蹄子瞧见了,回了太太,太太作了这一箭双雕的主意。赵姨奶奶原不是个伶俐的,便是有她帮衬,只怕也捱不住暗箭难防。”

清歌想了一回,便作了主意。清早众人起来,打发个小厮往她家去,找她母亲过来。回到堂屋,贾政已经醒了,众人都在里间伺候。清歌忙走了进去,一同伏侍贾政穿戴梳洗。吃过早饭,众人都在里间垂手侍立。贾政原是好学之人,虽身染疾疴,犹手不释卷。清歌知道贾政最厌烦别人扰了他的才思,估量着她母亲已到了,也不敢出声。半晌,贾政方撂下书,正欲再换一部,清歌好容易等了这个空子,指个由头出去了。

她母亲满树瑞家的已经在门外久候了,看见她女儿出来,说道:“我的儿,你巴巴的找了我来,可有什么事情?”清歌将昨夜之事说了。满树瑞家的叹道:“赵姨奶奶生了两胎,俱是大了肚子才回禀主子。太太是个聪明人,两次吃亏在这上头,哪有不防着的?既然太太知道了,索性过了明路,也有个忌讳。”清歌说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呢。”

母女两个商议已毕,清歌转身往贾政房里来。贾政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她出去半晌方回来,心下便有些不喜。正欲说话时,清歌先跪下说道:“老爷这里正用人,论理,这话原不该说。只是我方才忽然有些不受用,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若是染了病,只怕过了病气给老爷,因此想着往家里去,请个大夫瞧看一回,求老爷恩准。”

贾政一向宽柔以待下人,再无不准之理。清歌辞了众人,跟着她母亲回家去了。李书卿与三个丫鬟侍立到巳末,周姨娘带着四个丫鬟过来换班。李书卿歇了一歇,看看天色尚早,便出了梦坡斋。才转了个弯子,顶头看见清歌和一个婆子走了过来。李书卿笑道:“姑娘请大夫瞧过了不曾?”清歌笑道:“已经诊了脉,正要去回老爷呢。”李书卿给她道了喜,径自往贾环的房里来。

贾环正在读书,李书卿因问道:“可往老太太房里请过安了?大老爷、大太太是大爷大娘,少不得也要时常探望。”贾环笑道:“昨儿往梦坡斋去,娘已经歇下了。大老爷、大太太那里有二姐姐和琮哥儿伏侍着,正吃着王太医的药,精神还好呢。老太太屋里有客,打发我们回来了。娘再想不到那客人是谁。”李书卿笑道:“自然。我是哪牌儿名上的人,哪里认得老太太相与交结的公侯诰命。”贾环笑道:“倒不是公侯诰命,是一位亲家老太太。”

李书卿暗忖道:“环儿既这么说,这人必是不常过来的。又称为老太太,自然是贾母一辈的。”想了一回,只说猜不着。贾环笑道:“来的是三姑姑的婆婆。”李书卿诧异道:“甄家在江南,冷风朔气的,又要过年,什么事情不能打发晚辈、奴才料理,巴巴的亲自过来?”贾环道:“我不曾看见亲家老太太,不知有什么话说,想是有极要紧的事情。”李书卿暗自惊疑,却想不出缘故。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李书卿才回到梦坡斋。进了院子,正遇见周姨娘从堂屋里出来,向她招手。李书卿走了过去,周姨娘悄悄地说道:“方才清歌来回老爷,说是腹中有了身孕,老爷打发人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了。”李书卿忙问:“老爷是个什么主意?”周姨娘笑道:“自然是听老太太示下。”李书卿颇觉贾政无能,口里问道:“清歌这会子在哪里?”周姨娘说道:“在自己房里等老太太的话呢。”

李书卿正要往清歌房里瞧看,才走到门口,忽然听见里面说道:“常言‘十月怀胎’,这才不过两个月罢了,哪里知道后面的情形。我常听人说,赵姨奶奶怀着三姑娘那会子,老太太只打发两个丫头过去伺候,到底等三姑娘落了草,才封她做姨奶奶。我便是怀了个哥儿,也灭不过赵姨奶奶的次序去。明公正道,不过是个丫头,比谁高贵些?姐姐这话,我如何受得起。”李书卿听了,便不进去,转身回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