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快书阁kuaish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六月初五,傍晚,天色渐暗,一辆牛车载着一大一小两人,缓慢的来到了一个数丈高的灰色岩石砌成的门牌前,牌楼上写着三个青黑的大字,柳林镇。

经过四天的赶路余老三父子终到了柳林镇,这一路,白天缓慢赶路,晚上余老三带着余小二出去打猎,只是每次的主角都是余小二。

似乎是余小二天生就有猎人的天赋,经过一两次失败后渐渐的摸索出了打猎的窍门,竟然已经能够狩猎到体型稍大的鹿和野猪等猎物,只是这些猎物最终都进了他那深不见底的五脏庙,三天下来,干粮早就被吃完,路上的肉也被尽数吃完,看的余老三瞠目结舌。

但自余小二学会打猎后,整个人沉稳了很多,也充满了耐心,意志力和对时机的把握越发精准,经常一个人一藏就是两个时辰,最终耐心的等到了绝佳的出手的时机,一击毙命,让余老三都直呼厉害。

牛车进入镇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余老三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停在了一户人家的,这是一家小庭院式的小宅,门口翘起的屋檐上挂着两个暗红的灯笼,灯笼下两道漆黑的木门,两只铜环悬挂其上。

余老三牵着牛车,来到了门前,车上的余小二精神已经有些疲惫,余老三叩了叩门,不一会儿门应声打开,一个头发胡须花白,身材中等,有些偏瘦的,身上布衣干净的老者将门打开。

“敢问可是来参加开脉典礼的?”老者目光扫了扫余老三和身后牛车上的余小二问道。

“是呀,老哥,可还是如往常一样,家中可借宿否,我带我儿子,赶了三天路,为博一个机缘。”余老三回道,赶了一天的路,声音有些疲惫。

“好吧进来吧,小老儿家中刚好还余一间空房,再晚来片刻怕是最后一间也没有了,每日一钱银子,管饭一钱半。”老人边带路边说道。

这也是镇上的老传统了,每五年一次的开脉大典,也算是小镇的一大节日了,方圆百里乃至更远的村庄都会把自己的孩子想方设法的带到镇上,博取一份机缘,这也变相的拉动了镇上的经济发展,但凡有空闲屋子的人家都会让自家房屋临时当做客栈使用,而那些靠近镇子中心的大户人家和客栈则早就被有钱的商贾给承包了。

余老三深知这一点,所以在小镇周边随意找了一家就住下了,即便要价很高,但也能负担的起。

“敢问老哥,这开脉大典可还是在镇中的广场举行,可还是在六月初六?”余老三低声问道。

“是啊,听说南云宗的高人三天前已经到了镇中,镇中的王大户负责接待和布置,前几日,镇中便来了许多外地人,真是空前热闹啊,现在镇中已经人满为患了,只是明天一早要举行开脉典礼,今晚他们早早睡下了。”老人慢条斯理的有些感叹回道。

镇中的王大户是柳林镇第一富户,可谓是家缠万贯,能接待南云宗的修士,对世俗人家来说,也算是与有荣光了。

听到老人的回答,余老三再没多问,离上一次开脉大典已经过去五年了,这样看来还是和当初一样,没大变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